• <tbody id="uy6qv"></tbody>
    <em id="uy6qv"><acronym id="uy6qv"><u id="uy6qv"></u></acronym></em>
  • 极品农民俏村花 【1037】三大掌门

    小说:极品农民俏村花 作者:超鬼 更新时间:2018-03-12 07:55:27 源网站:快眼看书
        【1037】三大掌门

        杨家家大业大,在江湖上属于威明显赫的超级世家。但是树大招风,往往这样,最

        容易惹人妒忌,况且杨家人正义感爆棚,从来不参与一些苟且之事,而且还因此多

        次与江湖上大门派产生冲突。

        说句实话,许多门派已经将其视为眼中钉与肉中刺。

        正是如此,洪尘舞说出方案时,掌门师太心里几乎没有多少犹豫,便认可了。他觉

        得杨家既然与那妖女有所关联,那就必须斩草除根!

        当所有门派都达成共识时,掌门师太与少林方丈便开始制定相应的计划。并且上报????于阙千里,说杨家与妖女本是一脉同源,暗地里与魔教私通,拿出了诸多证据表明。

        阙千里见此,当即怒不可遏,直接赶往了杨家,准备兴师问罪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杨家人也正在四处寻找木晨雪的下落。木晨雪时刻都注意着杨家的动

        态,也从铁手那儿得到了一些秘闻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打听来的消息没有错,那杨玉成可能就是木姑娘的父亲?!碧只夯旱?。这些

        天他一直守在木晨雪的身边,一来是为了?;に闹苋?,二来也是为了她的行动进

        行鞍前马后的准备。

        闻言,木晨雪神情微变,对于这件事,她一直蒙在鼓里,并不知情。而她的母亲也

        从来没有对她提起过这件事情。她去询问时,也没有得到过一个明确而具体回答。

        木晨雪目光微微一凝:“铁堂主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有人潜伏在杨家,如今,杨家正四处都在寻找你的下落,至于是作何打算,不

        得而知?!碧炙档?。

        木晨雪深吸了一口气,无论是对于父亲,还是对于“家”,在她的一生当中,都是一

        个模糊的概念。母亲撑起了她整个世界的半边天地,从头到尾,她从来没有看见父

        亲这个角色出现在眼前。

        父亲,于她而言,很陌生,很遥远。她甚至的觉得自己没有父亲,而当她已经确定

        这个念头时,突然冒了一个父亲出来。而且正是她欲要下手的世家。

        “木姑娘,杨家对于洪尘舞的所作所为,并不知情,他们也是事后知道。杨家在江

        湖上的声誉,众所周知。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情?!碧炙档?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不是他们能够躲过惩罚的借口,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我的父亲,怎么能够眼睁睁

        的看着我母亲惨死?甚至在我的记忆里,他从未出现。这是一个父亲吗?!”木晨

        雪语气清冷的道,但是,情绪波动,仍然能够让人感受到变化。

        在她印象里,那人即便是自己的父亲,那也是一个薄情寡义的负心人。

        铁手顿了顿,也不知道说些什么,毕竟他只是一个局外人,而且,他也不知道怎么

        个情况到底如何,仅靠一些捕捉到的流言蜚语,就贸然判定整个事情的真相?未免

        显得过于武断。

        铁手深思熟虑后,提议道:“木姑娘,我觉得这个事情,在弄清楚之前,不要行

        动。以免有所遗憾?!?br />
        木晨雪轻嗯了一声,目光闪烁。如果没有发生这一茬,她或许会按照原计划,伺机

        对杨家动手。

        只是现在,凭空多了一些定数。不能听风就是雨,必须弄清楚自己的身世问题。

        是夜,月明星稀,寒风凛冽。

        一颗石子不知从何处破空而来,突然打破了窗户,落入的房内。

        躺在床上的杨玉成,顿时惊动了。他并没有睡去,只是在假寐。现在缠绕整个杨家

        的琐事,怎么可能让他轻易睡去?

        “谁?!”

        杨玉成猪头上跳了起来,目光扫了一圈,没有看见人影。不由得眉头一皱,正在他

        往回走时,床桩上,打入了一枚石子,石子之上包着一张纸条。

        打开纸条,入眼便是一行娟秀字体,后山树林。

        看到这张纸条,杨玉成脸色微微一变,他想到底是何人用这种方式约见自己,这个

        明显是出自一个女人之手,呃……难道,当心里有这个念头时,顿时激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于是,杨玉成打开了房门,二话不说便直奔

        后山树林。

        在他走后,一个人影缓缓出现,目光当中闪过了一丝冰冷。

        杨家离后山树林仅仅只有一盏茶的步程,可杨玉成却在半个小时之后才到,他是一

        个小心谨慎的人,如果约见方真的是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女儿,要是不注意自己的

        行踪,从

        而将其暴露,那必将发生不可预料的后果。

        所以,他绕了好几圈,确定身后没有别人跟踪,才到了后山树林。

        来了之后,他并没有找到任何人,四下一片漆黑,狂风席卷着树枝,发出咔哧咔哧

        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杨玉成站着某处,静静的等待。过了有十几分钟时间,林里终于有了动静。

        一个人影缓缓从树林的深处走来,穿着一件肥大的斗蓬,遮掩住了整个身体。

        见状,杨玉成目光一凝,问道:“稚儿,是你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就是杨玉成?”斗蓬里传来了一阵清冷的声音,不喜不悲。

        “是?!毖钣癯傻?。

        “你居然有胆子来到这儿,就不怕这是一个陷阱吗?”斗蓬人道。

        杨玉成道:“即便是陷阱,我也要过来看一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只是想知道约见我那个人,是不是真的是我女儿?!毖钣癯傻?,他的眼神一直盯

        着前方的那个斗蓬人,从声音得知,对方就是一个女人,说话的语气听不到任何波动。

        “女儿?你也配这两个字吗!今天把你叫出来的目的,就是要你的命?!被耙粢宦?,

        斗蓬人冲着杨玉成冲去,快如闪电。

        杨玉成脸色一变,却没有动。

        一只巨大力量的手掌顿在离他额头,只剩三厘米的地方,只要落下,便可以轻易粉

        碎他的脑袋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动手?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你觉得我有罪,想要杀我,我无话可说,因为这是我亏欠你的?!毖钣癯芍笔?br />
        着斗蓬人,缓缓说道,目光当中流露出的一丝柔情。

        终于,斗蓬人有了变化,但是却维持出手的动作,没有动弹。

        “之前我还有一点怀疑,不过现在我可以确定,你就是我的稚儿?!毖钣癯伤档?,他

        本是一个俊美的男子,即便人到了中年,仍然还像二十几岁的模样,只是,在这种

        俊秀之上有一丝成熟男人的深邃。

        在年轻的时候,他就是享誉江湖的美男子。

        黑夜当中,只有两双眸子在对视,然而这两双眸子,却是极为相似。

        “我认识你母亲时,是在二十七年前。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当时,她刚下山,什

        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知道?!毖钣癯伤灯鹆嗽耐?。

        风吹不止,时间一点点的过去。杨玉成将自己如何与霜刀相识,发生矛盾,又是如

        何在一起,到最后的分别,一一道来,有欢声笑语,说至动情处,也会哽咽落泪。

        “可能是我们两人这一生当中,注定就有缘无份吧!她最终离我而去,我发了疯的

        一样去寻找她,终究没有得到她的下落,那个时候我甚至还不知道她已经怀有了

        你?!毖钣癯晌薇劝没诘牡?。

        听到这些不为人知的往事,要说不动容,那肯定是在自欺欺人。藏在斗蓬下的木晨

        雪,向来就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,况且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,即便他犯下再如何

        不可饶恕的罪孽,作为儿女,她都不可能将屠刀伸向对方!

        她听得出来,杨玉成没有说谎,他说的每一个字以及每句话,都用情至深。完全看

        得出来,他是深爱着自己的母亲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也没有想到那一次分别,却成来了我们两人之间的永别。其中发生的隐情,我

        却像一个傻瓜一样,一无所知。直到最后才真正了解,我是你母亲死间接的凶手,

        你现在要杀我,合情合理?!毖钣癯傻?,脸上满是无奈与悲伤。他也在痛恨着自

        己,然而,后悔已经不能改变任何结果。

        木晨雪目光一凝,内心同样是惊涛骇浪,波澜起伏。她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原谅,

        这个眼睁睁看着自己母亲陷入绝境,而见死不救的负心之人,可是当她得知了整个

        事情的来龙去脉,却无法狠下心去恨对方。

        最后,木晨雪深吸了一口气,她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,至于其他,不想再

        多管了,也不想再纠缠下去,于是说道:“你走吧,从今天起,你我之间再无瓜葛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稚儿,你要走吗?”杨玉成问。紧紧地望着木晨雪,生怕对方会突然消失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走不走,与你无关,你姓杨,我姓木,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?!蹦境垦┑?。

        杨玉成心头一震,低声道:“你是不是还在恨我,所以才不肯认祖归宗?”

        “恨?”木晨雪愣了一下,缓缓道:“或许有吧,或许也没有,我终究不是属于这一

        片天地的人,你有你的传说,而我,同样也有着我的生活,最好的平衡,还是相互

        之间不要再彼此打扰?!?br />
        其实,木晨雪也看开了,心里也不再感到那么恨意浓烈。她也不是那么一个无牵无

        挂而冷血无情的人。只是有些东西,将她逼成了这样。

        当她将这些东西,视为过眼云烟时,那燥动动的心境,顿时获得了安宁。

        冤冤相报何时了?况且,她已经杀了这么多的人,要解恨,也解得差不多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只是为杀而杀,那真的是个魔头。

        杨玉成闻言,知

        
 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。
   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极品农民俏村花,极品农民俏村花最新章节,极品农民俏村花 快眼看书!
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开启瀑布流阅读
    广西快乐十分预测_广西快乐十分预测跨度和和值的方法 质疑天猫双11造假| 斯坦李去世一周年| 淘宝网| 北京发布寒潮预警| 长江现死亡江豚| 李菁菁宣布退圈| 獐子岛扇贝又死了| 李佳琦被放鸽子| 丢火车名字不吉利| 法国发生地震|